关闭

肝癌化疗途经

来源:未知  时间:2012-09-03 08:00
摘要: 肝癌化疗途经:不同的化疗途径有不同的疗效,选择合适的给药途径对提高疗效有一定的作用。主要有口服、静脉给药的全身化疗,经肝动脉、门静脉给药、腹腔内给药、瘤内直接注射局部化疗途径。
肝癌化疗途经
不同的化疗途径有不同的疗效,选择合适的给药途径对提高疗效有一定的作用。主要有口服、静脉给药的全身化疗,经肝动脉、门静脉给药、腹腔内给药、瘤内直接注射局部化疗途径。
70年代末经导管肝动脉栓塞术(transarterial embolization,TAE)的出现明显提高了HCC的疗效,后来日本学者开始将经导管肝动脉灌注术TAI和TAE结合起来,提出了经导管化疗栓塞术(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embolization,TACE),TACE治疗中常采用化疗药与远端栓塞剂碘油混合后注入肝动脉,能长时间滞留于肝癌灶内,缓慢释出化疗药物,保持癌灶内药物的高浓度,如再联合近端栓塞剂明胶海绵栓塞肝动脉,则更能减少血流对碘油的冲洗,使碘油与化疗药物更长时间的滞留于肝癌灶内。目前国内常用化疗药物剂量为:[4,5]顺铂(60—80mg)或卡铂(100—300mg)、多柔比星(40—60mg)或表阿霉素(40—80mg)、丝裂霉素(10—20mg)、5-FU(100mg)等,一般使用联合用药,如以5-FU为基础,加用其他一种或两种药物,或以多柔比星为基础加用另1—2种药物。Nakamura[7]等报道100例经碘油和化疗药物乳剂栓塞治疗的HCC第6个月及1、2、3年的生存期分别为82%、53.8%、33.3%、17.6%。
然而,目前许多研究发现虽然TACE后肿瘤明显缩小,但并不能明显延长患者生存期。[8]TACE后肝功能损伤是造成远期疗效差的主要原因,许多患者最终死于肝功能衰竭。由于认识到大剂量化疗药物会加重肝功能损伤、加重肝纤维化、免疫功能下降。[9]目前国外在治疗HCC有一趋向,TACE时应用小剂量化疗,即在TACE时仅选择一种合适的化疗药物,且化疗剂量较传统剂量明显减少。
肝脏的主要血供,入肝血管为肝固有动脉和门静脉,出肝血管为肝静脉,肝固有动脉是肝脏的营养血管,其供血量约占肝脏总供血量的25%,门静脉是肝脏的机能性血管,占肝脏总供血量的75%。文献报道肝癌的主要血供90%来自肝动脉系统,门静脉约占10%。绝大多数中晚期肝癌癌肿均会破坏肝动脉,侵犯门静脉形成肝动脉—门静脉瘘,从而增加了门静脉对肿瘤的供血。夏占统等利用双重介入治疗方法(TAI+TAE+SAPC)与TAI+TAE方法对比,增加了一条顺肝给药途径,明显提高了肿瘤局部抗癌药物的浓度,且经脾动脉行间接门静脉化疗对门静脉癌栓或肝内门静脉细胞具有较强的杀伤作用,提高了治疗效果,其1、2、3年生存率分别为78.2%、50.4%、12.5%。
肝动脉化疗栓塞治疗旨在超选择插管,不仅增加肿瘤局部灌注的药物浓度,有效杀伤癌细胞,并注射栓塞剂阻断肿瘤的供氧血管,而肝动脉的解剖变异较多且复杂,杨升[12]等报道肝动脉的解剖变异率为23%,因此,在肝动脉化疗栓塞治疗中,应熟悉肝动脉的解剖与变异,积极寻找靶动脉,尽可能超选择插管施行栓塞治疗,获得良好的疗效。
自Surgiura于1992年首先报道在B超引导下经皮肝穿刺注射乙醇治疗肝癌以来,该法已广泛应用于治疗直径小于3cm不能切除的肝癌。瘤内注射可采用化学药物如丝裂霉素、多柔比星、顺铂或卡铂,现主张与碘化油乳化后注入,其优点为碘化油能较长时间浓聚于肿瘤区,使化学药物缓慢释放。近年来也试用白介素—2、干扰素和肿瘤坏死因子瘤体注射治疗,其疗效正在观察中。
腹腔内注射化疗药物也被大多数采用,但疗效亦不甚稳定。CAO Tiansheng[13]等报道在荷肝癌大鼠模型中,腹腔内注射5-FU75mg/kg和维拉帕米25ml/kg,肿瘤体积明显缩小,其抑瘤率显著高于单纯腹腔化疗组。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上一篇:肝癌化疗药

下一篇:肝癌化疗副作用

与 胆囊癌可以治疗好吗 相关的文章推荐